週五, 04 十月 2013 22:49

人可能失信 神郤不失信

Written by  吳漢良

阿Mike是在西溫一間牛肉麵餐館工作, 他住在本拿比鉄道鎮(Metrotown),他每天開車返工。他性情開朗,常自炫多福。他不信神,有時還會譏笑基督徒的我。
七月廿三日晚放工,我與他於九時十五分離開餐館,他願意送我一程到鉄道鎮。當我們到了車旁,發覺汽車的輪呔漏氣了,他急忙打電話求助。他還是如平常一般的輕鬆,可是經過多次的電話聯絡後,都沒有人能幫助他解決問題,也沒有人能給任何建議。因此,他著急地說要到附近的油站尋求幫助,叫我在車旁等他回來。在這境況,我是可以自行回家的。但眼見他驚惶緊張,我決定留下陪他。
阿Mike離開後,我為了這處境禱告,求神幫助。正在此時,有一架小型貨車停在我面前,我毫不考慮地向車上的白人司機求助。他近前來看看,用手按按輪呔。回答說:「現在我沒有時間,轉頭便回來!」我問:「什麼時間回來?」他回答:「20分鐘」,他便走了。好一句:「20分鐘」,挑起我無限的憂慮煩惱。我問自己:「怎樣通知阿Mike?」因為我沒有他的手機號碼,「他的車尾行李箱又沒有打開,我怎可以取那後備輪呔?」「假若那人真的回來,我該如何處理?」「亞Mike去了哪裏?什麼時間回來?是他自己回來?還是他找到別人來幫助他呢?

正是忐忑不安之際,見到阿Mike獨自回來,心裏稍為安定。但是亞Mike的開朗變了惆悵。我急忙對他說,有位白人司機會在20分鐘回來幫助換呔。阿Mike即時問我:「他走了多久?」他這一問,我也不知如何答,因為那白人司機好像走了許久。我祗好說他走了一會兒。
阿Mike厭煩地滔滔不絕地說騙人的,我不知從那裏的勇氣,以安慰又堅定的回答說:「人是會騙人,神是不會的。總要有信心,有耐性,是可以成事的。」阿Mike在厭煩中,叫我自行先回家,因為他知我明天要返工,我郤堅持陪他,直到他的問題得到解決,要是等到天明,我也會留下陪他。
話雖如此說,但我心實在開始有點動搖。正思索如何是好時,眼前,有兩位青年白人在對面路旁談話,他們手中沒有拿著任何物品。我叫阿Mike去請他們幫忙吧!阿Mike不願去。我想阿Mike可能認為是無可能的、白費的,甚至內心還會嗤笑我這個「傻」基督徒。我惟有自己趨近那兩位青年人,表達懇求。怎料他們一點不考慮即時答應,很快跑到阿Mike的車旁。可惜車裏郤沒有任何工具,幸好,那青年人說願將他的車駛近我們,嚐試用他們的工具來換呔吧!當他們離開時,阿Mike又說:「騙人的,他們不會回來的。」我回應他說:「人是會騙人,神是不會的。有信心點。」不一會,青年人回來。唉!回來郤又是一個失望,因為新的困難出現了!他們的工具不適用!他們的板鉗太少,不能轉動螺絲。心裏想著:「啊!天啊!作弄人嗎!」按常理,一般人會該離開,一走了之。他們倆人不但沒有離開,相反他們東跑西尋地找工具,比我們還來得積極。
人車稀少的黑夜,嗟嘆沮喪的處境,又似出現一點曙光。遠望有一輪汽車駛近,我們截停了該車輛。向車上的女白人司機表明請求,她搖頭說沒有。跟著把自己的車泊在20呎外的遠處,一會兒她也走了。一切一切的希望,似乎粉碎了。突然,有一輛車停在我們面前,叫那青年人往車尾揀工具。啊!原來是那位白人女子回家搬了兩大箱的工具回來。不但如此,她還亮起她車子的大燈,使我們能有足夠的燈光來換呔。正是萬事俱備,獨欠東風。又發生什麼事?三人都不夠力啊!沒有人夠力把螺絲帽移動。惱怒嘆息、思量方法。感謝主,賜我小聰明,用我的腳踏上板鉗,加以我的身體重量,用力一踏,螺絲帽移動了。如此方法,我們把輪呔換好了。我們五人都歡喜,快樂像跳舞。工具箱交還給白人女司機,她立刻走了。那兩位白人青年人不接受阿Mike的20元也走了。阿Mike送我回家,當我抵家時是晚上11時10分。
這個晚上,我躺在牀上,回憶整件事的過程,每一個情節、都是一環扣一環。戲劇地,都與20分鐘扣上關係。由阿Mike從油站回來計起、在那裏等候、兩位青年人的出現、工具不適用再找工具失敗、女司機搖頭至回家搬工具箱、換呔時間、送我回家等,每段都是20分鐘。
感謝天父,祂常同在。這次經歷,大多數人也許視為吹噓、幸運、甚至認為是謊言。翌日,返回餐館工作,阿Mike口若懸河地大談昨晚換呔的經歷。他是一個不相信有神的人,他郤說道天父的大能。
後記:八月份第二個星期六,餐館的總公司送貨到西溫,汽車輪呔又是漏氣了,弄了大半天也解決不了問題。

Read 2421 times
FaLang translation system by Faboba